随木息

【银高】夏凉夜话

*

【修罗未成】
传说夜叉神者,面目狰狞,多瞋狠戾,随功胜负,喜怒无常。
我却从未见过这样的夜叉,徘徊于乱葬岗久久不去犹如游魂。
猩红的双眼在夜半也光芒灼灼。
他或许以为我看不见他,总是在一棵树下用一副鬼魂般哀伤的表情木然的站立着。
即便是神灵,这样也太过无聊了。
夏季黑夜烦闷燥热,连日的大雨腐朽了老旧的房顶,神社年久失修,木板透着潮气,腐烂发霉的气味令人心烦,阴森又幽暗。
倒是个讲述怪谈的绝佳之地。
“那边的夜叉会讲故事吗?”我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高声喊到。
夜叉终于直视我的双眼了,目中并无惊讶之色,他狰狞的嘴角露出一抹笑容。
“爱听鬼故事的小鬼可是长不高的啊。”
“看来并非哑巴啊,虽然出口的还不是人话。”我玩味的盯着他。
夜叉的笑容褪下去了:“真是不可爱的小鬼。”
夜雨声烦,夜叉坐在我面前的台阶上,面色惨白,獠牙锋利。
“唔……不如给你讲一段文久年间①的怪谈吧。”
“史书上可没有这个年号啊。”我皱眉。
“嘛,权当夜叉的妄言吧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【夜叉妄言】
那是好遥远的事了啊,离现在……嗯,还有大约20年吧。
不要说银桑说谎啊,死了太多年记性也不好了,记错了也是难免的啊。
很多很多年以后啊,有两个混蛋,嗯,给他们个名字,一个就叫糖分王,一个叫养乐多好了。
糖分王啊,是个大帅哥,养乐多呢,是个小矮子。
喂,小鬼你不要打我啊。
总之呢,这两个混蛋小时候是同学,后来在战场上成了战友,后来呢,因为某些原因,分道扬镳了。
啊?你问我为什么分道扬镳?大人的事情很复杂的啊,你的脑容量现在还不足以承受那些,就不要问了。
都说了不要打我了……反正呢,这两个混蛋后来又和好了,不过所谓的分道扬镳和和好的区别呢,就是打架捅心脏还是捅肾的区别罢了。
啊?你嫌银桑废话太多?你这都不懂,所谓的故事啊,就是1%的情节和99%的废话构成的啊。
而且你不知道啊……银桑我啊,是多想能一直给你讲这种废话的啊。
后来呢……两个混蛋就和一顶假发还有一坨呕吐物一起,要像故事里的主角一样,去杀死邪恶的大boss了。
大boss就像其他的大boss一样厉害,两个混蛋和假发以及呕吐物拼尽全力也没能打倒他,本来这个时候,作为主角的糖分王就该爆发小宇宙,用勇气的力量啊,信任的力量啊,oo的力量啊之类的,独自一人消灭boss带来世界和平了。
可惜这种事情并没发生。
大boss站在了重伤的糖分王面前,手里的刀对准了他的心脏。
糖分王能看到大boss的刀向自己刺过来了,他伤的几乎动不了了,心境倒是平静的很,只是略有些遗憾和不甘心。
他没想到养乐多会冲过来。
鲜血飞溅的那一刻,糖分王那万年不变的死鱼眼睁的比什么时候都大。
养乐多回头看了糖分王,那是他人生的最后一次回头了,看到的却还是糖分王流泪的脸,养乐多笑了。
“还是一样的蠢脸啊。”
所以混蛋的遗言也是一样的混蛋啊,一点价值都没有。
然后糖分王终于动起来了。
当一切都结束了的时候,糖分王抱着养乐多的尸体在战场上待了很久。
怕鬼的糖分王突然那么希望世界上有鬼。
他把养乐多埋在了他们初遇的那棵树下。
后来嘛……后来……
不知过了多久,糖分王再度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在一个私塾里,私塾里有少年的自己,有一顶假发,还有……少年的养乐多。
糖分王想去戳戳养乐多的脸颊,却发现自己是半透明的。
再后来,糖分王又来到了战场,看到养乐多穿着西式军服冲锋陷阵。
再再后来呢……
看着他单眼流血注视远方。
看着他独自一人为左眼缠绕绷带
看着他在画舫窗边弹奏三味线
看着他浑身鲜血带刀冲向自己
看着他……
反正,糖分王最后发现,自己的时间线,永远围绕在养乐多身边了。
小鬼你这是什么表情啊,这故事很无趣吗?
嘛,算了,反正你这家伙,从小到大都是个不理解人的混蛋啊。
是吧,高杉晋助。

【修罗未成】
念出我名字的夜叉,流下了一滴眼泪。